把张生勾上床
2019-07-18 10:2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最不喜欢玩性暗示的男人,恐怕除了张生,再找不出第二个,可能是崔莺莺爱玩性暗示,不需要张生再玩了。在《西厢记》里,张生历来单刀直入,谈恋爱时,“一笑喜相逢,似嫦娥,下月宫。”拼命赞美崔莺莺是美丽的嫦娥,认识了就是缘分,真开心!当机会来的时候,毫不犹豫,“胆大乔才抢入来”,一个“抢”字,形象地刻画出张生的猴急,说干就干,从不拖泥带水。张生属于那种非常主动的男人,而心思最多的要数崔莺莺了,玩性暗示,把张生勾上床,事情做了,又担心别人知道,“俏多才,俊多才,休向人前说出来。”小女人的心态表现得十分鲜活。

两个人睡一定暖和。另外,李清照还通过词作描写其他女人玩性暗示,比如,她在《浪淘沙》中写一个女人,既有肢体暗示:“疏梅影下晚妆新。袅袅娉娉何样似,一缕轻云。”晚上还刻意打扮自己,在男人面前装风骚模样;又有语言暗示:“桃花深径一通津”。告诉男人,她下面已经湿透了,简直淫秽下流,不要脸之极。

我们今天读《西厢记》,也不难发现其中诸多性暗示的地方。文学作品反映社会现象,揭示深刻的时代烙印,这个道理无需赵炎再说了。比如,写崔莺莺“绣鞋儿刚半拆,柳腰儿勾一搦,羞答答不肯把头抬,只将鸳枕捱,云鬓仿佛坠金钗,偏宜松髻儿歪。”这样的肢体语言暗示,对男人来说,无疑是充满诱惑的,再不上床,还是男人吗?当张生深情地凝视她时,崔莺莺说:“羞人答答的看甚么?”相当于“你还看,羞死人了”,如此纯情,男人大多吃不消。像崔莺莺这样善于装纯情的女人,现在恐怕不多见了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nkbs.cn504香港王中王,钻石人生三肖期期准,香港王中王网站版权所有